目前日期文章:200611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馬大薯著)

進入知床半島,車轉入山區。風雨被兩旁樹林擋住稍微變小,車行也順利許多。不過路上的樹葉像是被颱風肆虐過般的紛亂。爬過滿地的樹葉樹枝後我們終於到了知床自然中心。司機在建築旁將我們放下。穿過狂風暴雨,我們走進像是避難所自然中心。

知床是北海道,不,是日本自豪的自然遺產。微風,炎陽,綠樹,流水,藍色海洋,田野中奔跑的狐狸,空中飛翔的蒼鷹。假如天氣正常的話,我們兩顆馬鈴薯應該可以回到自然的故鄉。不過今天的天氣實在‥ 自然中心裏頭滿滿的人,每個人都是打扮成準備到深山中尋幽訪勝的登山客。手上拿著伸縮手杖,穿著鮮豔防水的羽毛衣,整裝待發。但卻讓意外的風雨困在這自然中心裏頭,只能繞著賣店翻閱風景名信片。最後只能和我們雜在人群中鑽進這兒的電影院,透過跳動的電影畫面來認識知床。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

 
小薯至今還無法理解,為什麼阿信一直無法一次說對「飛機票」這三個字。

教阿信中文常遇到幾個瓶頸:
一是發音中ㄥㄣ的鼻音。以前曾經看過科學人提到,不同種族文化的人的腦神經對於某些發音的反應差異很大,長久下來的語言習慣甚至影響到腦中神經元結構。小薯一直以這樣的科學根據來安慰自己、並在聽到阿信老是把醫院說成音樂、喉嚨說成猴樓時,能夠平心靜氣視為生理構造的限制而非小薯的教學失敗。

不過當某一次聽到阿信在說「雞精」時,小薯臉上不禁出現三條線,然後慎重其事把阿信叫到一邊,放慢說話速度一字一句告訴她下一次在說這兩個字的時候,一定要慢慢說,尤其第二個字的ㄥ一定要發出來,如果沒注意……小薯嗯嗯啊啊了很久,才小小聲靦腆對阿信說,如果沒有發出鼻音,那兩個字會變成是男生尿尿的地方…阿信大吃一驚、漲紅了臉偷笑。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在一個深深幽幽的山谷,絲緞般的光線融化如冰的冥暗,下凡似地映照在山谷狹縫中一朵半盛開的百合花上。陽光輕輕蕩漾,百合安心吐息香氣,香氣中有優雅的白、清新的綠、高貴的黃。這是我最愛的Penhaligon's香水。

在倫敦的柯芬園,步過古樸的老教堂、流行文化的商店、尊雅的皇家劇院和一間間小酒館後,馬鈴薯們無意間到了日文旅遊書上介紹的penhaligon's,一個小薯念不出發音所以印象特別深刻的香水舖、一個擁有貴族皇室所喜愛低調獨特氣質的香水精品店。一踏上門檻,腳下便傳來奇異的感覺,低頭一看,作為門檻的長方形木頭居然隱隱發亮,那是一種因經年累月踩踏摩擦而產生的烏亮感,昭示著顧客的密度與忠誠度,就像那些被信徒摸到頭發亮的佛像般,更別說門檻的中間也被踩出深刻的凹痕。馬鈴薯們在聞到香水味之前,先感受到penhaligon's的歷史味道。

在兩位長相細緻地有如歐洲古典浪漫宮廷畫裡的仕女的售貨小姐推薦下,馬鈴薯們試聞了各種美妙的香水,不像百貨公司多數的香水是那種華麗令人窒息的香味,一吸進鼻,就會像聞了電蚊香的蚊子暈眩落地,penhaligon's帶著令人放鬆的清雅和含蓄,讓人想緩緩深深作深呼吸。於是,當大薯在penhaligon's香水所畫成的貴族仕女衣香鬢影圖畫裡神遊,小薯順勢把Lily of the Valley的香味買回家。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馬大薯著)

(馬大薯著)

睡意中。
『大薯~』
『嗯。』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司機先生,我旁邊的這位小姐非常喜歡吃霜淇淋了,可不可以麻煩你帶我們去找好吃的冰淇淋店?』上車沒多久的大薯,就和司機兩個人熟稔地用日本話聊起天來,而只聽得懂「霜淇淋、喜歡」的小薯則睜大眼睛像小狗搖尾巴般猛點頭。

對應付拒喝牛奶的小薯已快無計可施的大薯來說,以牛奶為材料的霜淇淋是僅存的幾條路了。

多年來小薯爸媽想盡方法,一如那些把紅蘿蔔切成小花、把花椰菜磨成泥誘騙小孩的父母般,無奈在這樣勾心鬥角的小把戲中,反而將小薯的味覺訓練到猶如專找松露的小豬,只是小豬會一口把松露吃掉,而小薯聞到一丁點牛奶的味道則旋風似逃之夭夭。

在大薯自信滿滿接棒說服小薯喝牛奶的任務後才發現,他所要面對的是一顆硬度有如糞坑石頭的頑固馬鈴薯,沒多久,『如果妳愛我就喝一小口嘛』就已像產生抗藥性般完全失效,有時候還會被小薯反將一軍、用汪汪眼睛說『如果我不喝你就不愛我了嗎…』。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馬大薯著)
風大,雨大,計程車司機拐了兩個彎之後就把我們放在風雨交加的網走刑務所之前。據小薯說,古時候這兒是用來流放犯人的地方,不小心在江戶偷了個饅頭之後可能就會被捉來網走開墾荒地敲石頭。這兒據說收集了當時的資料和器物。為什麼說是據說呢?因為我們一到刑務所的門前,風雨就已經大得讓人想放棄進去散步的念頭。

『怎麼可以這樣?我查資料它說裏面是有地方可以避雨的!』小薯很受傷地說著。雖說裏頭還真像是有個小紀念館,但其它地方都是露天的,走進去一定會濕透的啦。該放棄嗎?現在才剛中午十二點,而這是我們今天最後一個景點。假如現在就放棄它回旅館不是會讓人笑我們是不防水的兩顆馬鈴薯嗎?大薯正在掙扎的同時;小薯突地說道:

『要不要先去旁邊那裏吃牢飯?』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2) 人氣()


北投市場裡有兩間相隔幾公尺的店,大塊牛排和燒臘便當,常常是馬鈴薯們分道揚鑣的地方。小薯愛吃肉,大薯則著迷於白飯上頭蓋滿各種東西。

某次婚宴上,最後一定會有的八寶飯被鋪滿深褐色臘腸的蒸籠飯替代。臘腸特有的香氣和肉汁將混雜糯米的白飯染成令人食指大動的顏色,本來已經準備離開出去拿新娘喜糖的馬大薯,居然一碗一碗吃下去,擋都擋不了。小薯只知道接下來好幾個禮拜大薯總是在燒臘店前停下來。

當小薯快受夠燒臘油雞香腸的味道、也開始考慮為愛吃那麼多白飯增加體重到底值不值得時,正好電視非凡大探索播出港式燒臘店特輯,省了馬鈴薯們不少該不該在某一間看來舊舊髒髒的燒臘店停下來的猶豫,以及誤踩地雷而浪費生命有限的一餐的懊惱。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


◆核實驗和日本火腿
當北韓私自進行核武試爆的時候,馬鈴薯們正在硫黃山旁邊一個奇怪的自然探險小徑裡鑽來鑽去找狐狸,一回到車上,司機就跟我們說剛剛北韓試爆了核武。接下來幾天,電視轉來轉去脫離不了這個話題,而不論是以哪一種角度分析或討論,總會出現某一個新聞畫面:北韓新聞台的中年女主播,梳著一頭媽媽式的短捲髮,一副看來就是學校裏最會打學生的老師模樣,用一種令人瞠目結舌的朗誦方式報導北韓試爆核武成功的消息,不過基本上來說那不算是新聞報導,她百分之百是在歌頌這項國家偉大的成就,而且令人困惑的,她和每一個被訪問到的北韓民眾看起來都是真心誠意地高興。

而相對於北韓,北海道則沈浸在另外一種狂熱中。當時馬鈴薯們在低溫的札幌街道上閒逛,突然被一旁烤鳥店中傳來的如雷歡呼聲嚇了好大一跳,探頭看了看是在打棒球也就不以為意繼續往前走。當天晚上看新聞才知道那是北海道球團25年來第一次成為聯盟冠軍,並特別即將和另一個聯盟冠軍中日隊爭奪總冠軍,雖然北韓核武的新聞仍然保守地成為頭條,但球團外籍教練在得到冠軍的一刻所說出那一句發音不標準的日文『不敢相信!』,卻變成北海道大街小巷的流行語,而且這話題到哪裏都吃得開,計程車司機也會因為這樣的話題把你視為知己;那幾天札幌到處都是慶祝的大拍賣,各種慶祝球隊獲勝的福袋也神奇地在一夜之間全都成為架上商品。不過,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3) 人氣()

(馬大薯著)
住在海港旁有個缺點。天還沒亮海鷗就叫醒沈睡的大薯。小薯半夜輾轉反側,就怕日本超準的氣象預報成真,網走今天是下雨天。雖然我們這一天是撿來的,就算真的下雨頂多就找個幽靜的咖啡館看海看下雨也算浪漫。不過昨夜計程車上沿路看來都像是全然無人的住宅區,整天坐在肯德雞吃上校漢堡可能回國之後會被笑。起床後看窗外,微微細雨飄在空中。今天的早餐在「網走感動朝市」,小雨中我們坐上計程車直奔朝市。

『下雨耶,朝市會不會都關了?』大薯有點耽心問小薯。
『我不知道‥』小薯望著外頭逐漸變大的風雨,心頭充滿著不確定感。
『好可惜喔,上次我們去函館朝市就好好玩哪。』大薯回想著四年前在函館朝市和小薯一起遍嘗烏賊和烤螃蟹,海峽拉麵好吃到讓人流眼淚的情景。今天看來是不可能了。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


(馬大薯著)
門房幫我們推開玻璃門,走進旅館。
『這是我們今天要住的地方?』大薯問道。
『對啊,』小薯嘟著嘴:『你有什麼不滿意的就說啊~』
『可是好像‥』大薯不知道要怎麼形容看到的事物。閃爍日光燈下,穿著泛白浴衣的豪邁日本男子漢拿著毛巾走進前方的小小餐廳,餐廳門上頭釘著「北海食堂」四個字。笑容滿面的男接待兼門房站在小小櫃檯後方,雙手遞上房間的鑰匙和帳單。同時拿出彩色「網走感動朝市」的廣告傳單外加兩張影印的朝食券,跟我們解釋說明天的早餐會是在網走的朝市。去朝市吃早餐?那北海食堂呢?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0) 人氣()


◆模仿中的創新
這次到北海道在各個風景名勝區和機場,都可以看到一種新奇的"土產",馬鈴薯們第一眼看到只是驚訝,怎麼仿冒品如此光明正大佔據了北海道大大小小土產攤位,而且還是那種Guggi變Cuggi的夜市風格;再細看,運動品牌adidas變成ashidas或者是azidas,原來的三片葉標誌變成了三條魚或三隻腳印,PUMA那隻帥氣的豹,則變成……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