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8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小薯的滅蟻計劃失敗後,小薯那三碗不同口味的硼砂糖漿,已經成為蟻界中的笑柄,螞蟻們茶餘飯後的話題;而在小薯家,大家礙於血緣關係很含蓄也不敢笑得太大聲。

這時小薯媽媽主動站出來,一方面被自己充滿實驗精神的女兒所感動(?),一方面小薯家蟻口密度最高的地方就在廚房,是小薯媽的地盤,所以再怎麼說,也要賭上主婦的自尊,接下這個消滅螞蟻的棒子。

小薯問小薯媽有什麼錦囊妙計,小薯媽用一種諸葛亮搖扇子的氣定神閒,說:

『就用糖水把牠們誘出來,一群一群解決。』

這方法聽來不錯,又剛好前一天小薯喝剩了一點冬瓜茶,倒在浴室的洗手台,沒幾分鐘,洗手台風雲變色,全成了螞蟻的天下;而我們水龍頭一開,沒幾秒鐘,大水沖倒龍王廟,天下又再度是我們的了,哇哈哈哈。在歷經一個多禮拜的失敗,小薯這會兒一吐怨氣。但也因為被這小小的勝利衝昏了頭,居然沒有在小薯媽提出滅蟻計策的當下,看出其中致命的缺失。

於是從下午開始,小薯媽拿出冰箱裡沒有人要吃、快要變成木乃伊的糖果,放在書房色誘。沒有放在廚房,是因為廚房基本上一向都是類似的方法,反正食物多,小薯媽懶得收,螞蟻來幾隻就殺幾隻。

不出所料,螞蟻一大群一大群聚集在糖果的旁邊,而隔些時候,小薯媽和阿信就去肅清,效果看起來很不錯。然而到了晚上,大家準備睡覺,小薯看到那顆糖果還放在原地,突然心裏覺得不對勁,

『糖果不要處理掉嗎?』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普諾生巧克力蛋糕1.jpg

對認識很久很久的大小薯來說,情人節或紀念日,通常拿來喊喊高興就算了。尤其是情人節,在當天安排什麼慶祝活動根本是一種變相的懲罰,不管是情人節大餐或玫瑰花束,都貴得彷彿在挑撥情侶間的意志。

然而,當小薯看到神旺大飯店的普諾麵包坊今年情人節限定的生巧克力蛋糕,就立志非過今年的情人節不可。

小薯打電話預定了蛋糕,原本想故作神祕,撐到最後一刻再告訴大薯,表面上好像是場驚喜,但實際上小薯心裏卻顫顫兢兢,因為這情人節禮物怎麼看都是貪吃的小薯為自己準備的,如果大薯祗是個普通的阿宅可能還能呼嚨過去,但最近的大薯是個熱衷健身減重、還很納悶自己女朋友小腹怎麼會如此有料的阿宅,這個情人節幌子不用沾水一下就會被戳破了。

不過小薯仍不小心露了口風,情急之下,只能拿『我那個來了,肚子不舒服,要吃巧克力才會好』的老梗裝可憐,讓大薯心軟就範。

還好,神旺大飯店的生巧克力蛋糕很爭氣,不但獲得了大薯的讚許,評價甚至接近大薯心目中巧克力蛋糕的天王「美心蛋糕」。小薯更不用說,當蛋糕吃到一半大薯說剩下明天再吃,小薯眼睛飢渴地直盯那剩下一半的巧克力蛋糕,心中的OS高分貝叫喊著:『我還吃得下我還吃得下,讓我一口解決它們吧!』但礙於女朋友該在男朋友前維持的氣質,加上適逢情人節,小薯想,還是忍住不要破壞大薯的印象(大薯聽到沒,這是小薯我今年送你的情人節禮物喔)。

普諾生巧克力蛋糕2.jpg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切香蕉1.jpg 

咦,這是什麼?

香蕉造型的刨刀,用來打小孩屁股的,還是香蕉超人的眼罩?

答案是︰

切香蕉2.jpg 

用力一壓,

(其實應該香蕉放在切菜板或平板上,才是正確示範。)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上一集【薯流】小薯和螞蟻的夏日戰爭Ⅰ

硼砂出乎意料地好買,居然不用買通什麼密醫,不用裝在什麼密封罐中還要用密碼保護,只要走進藥店和老闆說一聲,也不用處方簽,簡單到好像去雜貨店買一袋糖一樣,25元一大包。看小薯媽拎個普通常見的透明塑膠袋回來,塑膠袋還只是隨意打個結,小薯不禁覺得喉嚨緊緊乾乾的,硼砂不是毒藥嗎?可以這樣拿著大搖大擺在街上亂走嗎?不會違反什麼槍砲彈藥或毒品管制法然後被警察喝令雙手放在頭後之類的嗎?那麼容易買到是告訴我們生命很脆弱嗎?

『拜託,毒性沒有這麼恐怖好不好!』大薯啼笑皆非。

接著小薯上網搜尋硼砂和糖的正確比例該是如何,不過說法莫衷一是。反倒是小薯看到有人寫著令人疑惑的一句話:果糖對我家的螞蟻不管用,紅糖比較有效。呃?!螞蟻對糖還會挑嘴?

先不管那麼多,就暫訂一匙硼砂、兩匙果糖和適量的滾水來調配,將配方交代小薯家慧詰的廚娘阿信,沒多久,阿信就端來了四個小紙碗,裡面的東西很像顏色淡得接近透明的蜂蜜。我們分別在螞蟻最囂張的廚房、浴室和書房,在牠們行軍的路線上,各擺了一碗。

只是一天兩天過去,螞蟻們一點兒都沒有靠近的意思,彷彿大家都接獲情報知道那是陷阱而不是祭品,廚房的螞蟻更是不給面子,直接繞過紙碗,往旁邊的垃圾桶飛奔而去,完全地視若無睹。難道,螞蟻真的不喜歡果糖嗎?太有健康概念嗎?

雖然大薯說要有耐心,再等個幾天看看,但小薯深知,如果螞蟻肯吃,最多一個小時,就會看到螞蟻雄軍鋪天蓋地而來;所以小薯著手更改配方,讓阿信又去煮一鍋硼砂紅糖糖水,這回增加糖量,得讓螞蟻流著口水爭先恐後來才行。

然而又是一天兩天過去,偶爾會有三四隻螞蟻爬進紙碗,教小薯屏氣凝神,彷彿勝利就在眼前;但沒想到,牠們連糖水的邊邊都沒碰到,就發狂似的連滾帶爬逃離,更別說接下來幾天,連一隻誤入歧途的螞蟻都沒有。奇怪,小薯納悶,到底問題出在哪?糖水的味道是有這麼難聞嗎?還是硼砂的味道對螞蟻來說是很刺鼻的,就像狗兒聽到高頻率的聲音也會失心瘋那樣?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今年,是戰況最激烈的一年。

如果螞蟻的世界有發表什麼最適宜居住的排行榜,小薯家今年鐵定在前十名中,不然小薯家怎麼到處都可以看到螞蟻開party;尤其,小薯家隔壁的兩間房子已經拆掉準備蓋大樓,更是引發大規模的難民潮。

小薯家的廚房,不用說,完完全全的災難現場。而其他地方只要掉個菜屑或落下個喝完果汁的杯子,用不著幾分鐘,螞蟻就開始排隊了。有時,螞蟻瘋到為了蚊帳上一隻乾扁的蚊子屍體,一大群一大群像攀岩一樣,在軟趴趴的蚊帳上晃盪著。最惹人心煩的是,螞蟻三不五時愛來與我們共枕,口渴了就往我們脖子或手腳肉最嫩的地方咬上一口,甚至還呼朋引伴倒陣來;到底是小薯家的人血糖太高嚐起來像棒棒糖,還是螞蟻也有吸血鬼品種?!害得小薯家幾乎每天睡覺都要翻開被子和枕頭檢查,活像身處恐怖片中。

總之,這個夏天,螞蟻這外來種生物的大舉入侵,已經衝擊到小薯家的生態,若下去,可能會危害我們這群原生生物的生存。

傳統方式的殺蟲劑、螞蟻藥、甚至還有遠從大陸來的強力砒霜殺蟻粉,都一個個敗下陣來,小薯看螞蟻們大啖糖漿似的毒藥,沒有一點死絕的意思,反而數量越來越多越來越多,一大家子兄弟姐妹大概增加到千八百號;小薯實在衝動地想將那一罐藥倒在嘴巴喝喝看,搞不好裡面真的是糖漿,搞不好小薯根本為螞蟻們創造了一個流滿奶與蜜的至福之地...

螞蟻2.jpg 

螞蟻1.jpg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小薯在前一陣子很愛看緯來日本台「生活點子王」,據說是日本很長青的節目。節目當中會提供各種生活小祕方,像是居家清潔、美容塑身,方便料理等等,也會教人如何書寫筆畫多的漢字,以及畫出可愛卡通圖案的祕訣。反正一整個很催眠人,好像只要掌握了這些小祕方,就能破繭而出成為專業的家庭主婦,和一手好字一手好畫的萬能媽媽。

而對染上公主病的小薯來說,節目中的懶人塑身法才是筆記的重點,像五秒縮雙下巴這種絕招一定要用螢光筆塗滿加紅筆劃底線。

另外一類吸引小薯的生活小祕方,是無厘頭又高深莫測的料理大變身,如何將便宜的紅酒化為高級進口酒,如何將便宜的牛肉化為高級牛排,如何將沖泡杯湯化為高級濃湯等等,方法通常簡單地讓人很有罪惡感,而效果好地讓人很有成就感。小薯光是賣弄給大薯聽,看他聽得一愣一愣,不敢相信自己有公主病的女朋友居然懂得這些庖廚的眉角,就夠讓小薯洋洋得意了。

不過小薯也不會光說不練,一看到「如何讓普通的冰淇淋變成濃醇的高級口感」,說什麼都得拗大薯一起試試。

方法很簡單,
這香草冰淇淋中加入,一些橄欖油,些許鹽,稍加攪拌後完成。

於是我們到超市買了小美冰淇淋。不是說對小美冰淇淋有任何不敬之意,我們怎麼說也是它和鑽石冰給呵護長大的,它的能耐我們是最知道的,它的價錢也是最讓人雙手合十感恩的,它的美味更是讓這個實驗有足夠的失敗空間,就算不成功也能賺得吃小美冰淇淋的藉口。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天氣真的是太熱了。

 

小薯一向怕冷不怕熱,小薯爸媽吹冷氣的時候,小薯可以坐在書房的布沙發上喝熱水,電風扇雖然開著,但風力永遠是調到最弱的那一格,永遠只能往旁邊吹,絕不能大不敬地直視小薯;原本電風扇是夏天大家最依賴的英雄,但在小薯旁邊,卻是一隻垂頭喪氣的狗熊。

 

當小薯家全家人一起吃飯時,要不要打開冷氣是遵照民主精神,少數服從多數,小薯可想而知是唯一的少數,所以小薯秉持著臥冰求鯉的孝心,成全父母。不過只要溫度一低於26 度,小薯就會幽怨地像倩女幽魂一樣直喊好冷。而且常常小薯的爸媽一離開客廳,可能祗去上個廁所,回來就發現冷氣已經偷偷被關掉了。

 

不過今年事情變得不一樣了。小薯突然變得很怕熱,很怕很怕。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小薯做了一個奇特的夢。

夢裏,小薯和一群朋友參加了一個大旅行團,坐的好像是船,還是太空艦隊什麼的。總之我們到了一個很偏遠地方,一座不知道是大還是小的島,在島之外,感覺是浩瀚的大海,又似無垠漆黑的星空。而島上,很多大的工程正在進行,工作人員來來往往。

時間似乎過去一陣子,轉眼,小薯一群人正在某個建築物的大房間中等待餐廳準備豐盛的自助晚餐,氣氛很輕鬆,偶爾可以聽見建築外不小的風聲。這時,我們搭乘的艦隊的女指揮官,表情嚴肅將小薯拉到一旁談話。

她對小薯說,外面的天氣突然惡化,暴風雪正快速接近,情況嚴重到必須立刻進行撤離,外面那些工程人員都已經搭船離開,只剩下我們,但是船上已經沒有空間了,所以她必須放棄我們!

就在她說這些話的同時,她的屬下將各種豐盛的菜餚端入大房間中,龍蝦牛排義大利麵像是小山般放在加熱的銀盤上,大房間裏的人開心極了,紛紛排隊拿著盤子準備享用。而女指揮官一和小薯說完話,臉上很抱歉的轉頭離開,留下不知所措的小薯。

(也太不對勁了,一般夢境不是該像嗑藥一樣嗎?但這個夢也太有邏輯了吧!)

小薯就這麼呆望大房間中正享受自己人生最後一餐的人們,朋友還拿了乾淨的盤子給小薯,要小薯趕快去夾菜。然而小薯只聽到外面的風聲好像又更大了。

小薯一時千頭萬緒,先偷偷溜到門外,拿著手電筒將先搞清楚我們所在的這棟建築,安全性到底夠不夠,有沒有足夠的補給,而外面的情形有大概是怎麼樣。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