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薯家也太大驚小怪,後來知道阿弟原來有高中學歷,會說英文本來就沒什麼。

不過呢,小薯家卻越來越覺得,阿弟的中文,或者應該說她對中文的理解程度,實在不像只接觸過三、四個月的新手。

『妳的意思是說,她以前可能來過台灣工作?』小薯媽偷偷問小薯。

『我在猜想啦!因為她懂的字彙真的很多,而妳不是也說她很好教,家事什麼的一下子就上手。』

阿弟做起家事真的乾淨俐落,效率又高。記得阿信剛來的時候,一方面害怕犯錯,一方面要消化很多新的作事方法和工具使用,所以工作的速度不快,一件事擠著一件事,讓小薯媽看得很著急。就好像擦桌子,抹布來來回回擦拭的速度,兩個人就是不一樣,雖然乾淨的程度差不多。另外,阿弟對工作內容的記憶也很快,該拿什麼該做什麼,不會零零落落,讓自己浪費很多時間瞎忙。光是這樣的小差別,就常常讓阿弟在以往阿信還在工作的時間便回房間休息。

『不過平心而論,阿信工作起來比較樂天知命,阿弟就是想趕快將工作作完。』小薯媽說。

這中間細微的差異,簡單的說,阿弟身上就是散發一種「資深員工」的氣息。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