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大薯著)

旅程的最後一晚,小晴滿心就是要吃到她夢寐以求的『新宿Horumon』 (ホルモン: 内臓的意思)。這新宿Horumon是我們在二年前,曾經在門口等到放棄的『東京有名燒肉店』。這會兒當然不能再放棄一次。

不到七點,小晴和小智衝到伊勢丹百貨公司旁的小巷,準備預約座位。沒想到店裡已塞滿了人,服務生滿臉抱歉地問我們要不要待會兒再來,並留下手機號碼隨時通知。啊?小智沒記下自己手機的日本號碼,反正就跟他堅持預約晚上八點的位置就是。就看服務生捉了捉頭,不得已接受我們的預約。

到八點之前還有一個多小時,先走回高島屋樓上的HMV唱片行和Best電器散步兩下。沿途經過Nikon House。在小晴大發慈悲下,小智得以進入,對各式各樣的中古相機消磨半個小時。『怎麼辦? 每一台相機都在求我們把它帶回家耶,馬小薯~』 『鬼才相信你的話咧!』

不一會兒接近約定的八點,小智和小晴開始向新宿Horumon飛奔而去。嗯?為什麼經常小智和小晴都得要奔跑到目的地呢?實在因為小智和小晴很會〝蛇〞,每每都要玩到最後一刻,才肯出發到下一點。這回也是,為了趕上和新宿horumon的八點約會,我們又開始在新宿三丁目的馬路上奔跑。路旁的人們為了避開我們,紛紛像紅海般向兩邊排開,而小智也趁這時好好將肚子裡的存貨消化一下,準備容納接下來的燒肉大餐。

跑到了新宿horumon前準備等服務生帶位,沒想到這會兒還是滿席,要等裡頭的人吃飽喝足才能入坐。誰叫我們忘了手機號碼呢?小晴開始四處張望,突地發現左處一張海報,上頭滿是各種美味牛內臟的寫真照。我們才知道,原來牛的文化是這麼博大精深,不先仔細研究,怎麼入場點菜?當下就由左上右下開始一格一格背誦讀音。其中有一格讓人印象特別深刻的寫著『龜頭』二字,直到今天還搞不清楚是牛的那個部位。


過了十幾分鐘,在閃亮的不銹鋼門偶爾打開而傳出來的香味、快把我們倆給暗殺的時候,終於走出兩對大食客讓出位置。服務生滿臉堆著笑意將我們請到桌前,同時將小智的外套收去。

一坐下,『噫?』是最近倪匡科幻小說看太多了嗎?怎麼一過門就時光倒退了三四十年,煙薰黑的牆上貼著舊時的電影海報,昏黃的燈光配合一旁廚師的吆喝聲,渾然不像我們之前去過的日本餐廳。


一位光頭的年輕服務生上來問我們要什麼飲料?那當然就是定番:小智的生啤酒和小晴的梅酒。飲料來了之後,這位光頭少年遞上菜單,用眼神詢問著我們要點菜。兩口啤酒下肚之後的小智,已經忘了剛才背的各種內臟唸法,滿腦子只記得『龜頭』這道菜。但總不能兩個人吃龜頭一道菜吃到飽吧?翻兩下菜單後,小智就決定跟光頭少年坦白,請他幫我們配菜。在他搞清楚我們是第一次來的時候,就笑著說一切都看他了,並走回裡面開始忙起來。我們兩個台灣松就開始傻笑地看著四周。

等了會兒,滿臉笑容的光頭先生拿著兩碟小東西走向我們。手上的小碟放下後,小晴就開始尖叫『牛舌!』,這光頭先生還真是善解人意,一眼看出小晴是個牛舌殺手,首先就幫我們安排了兩道煮牛舌。要說到這煮牛舌配上旁邊的芥茉有多好吃,小晴當場就已經形容了:『這牛舌實在是太好吃了,入口即化的甘甜,香味~~』『啊~咬到舌頭了啦』這就知道有多好吃了。超級美味的牛舌配上兩口啤酒,我們吃著桌上的小菜滿足地又開始向四周的客人傻笑。


小光頭看到我們掃檯之後,滿臉笑容送上冒火的小火爐,接下來就是今天的重頭戲。小光頭拿出六道精緻的內臟拼盤,小心地置在我們面前,一一比手劃腳地講解這是牛的那部分那部分。什麼牛心和牛的橫隔膜我們都算吃過,但是接下來什麼牛的第三個胃和第四個胃,脖子和頭的交接處,可就有點複雜了。小晴雖然急著要開始大快朵頤,不過似乎不仔細聽完講解這小光頭會生氣,也只好認真聽完,才能開始把牛肉放到面前的小火爐上。


接下來的記憶說真的是一片空白,人生中的半小時就這麼的消失,到頭來只記得『太~好~吃~了』這四個字。前幾次到新宿,以為『幸永』是東京燒肉之最,不過這會兒吃過新宿Horumon的各種燒烤內臟之後,小智我就不太敢肯定了。牛心牛胃不說,光只說那個烤牛腸,以前每回烤腸子都把它烤成橡皮筋、還帶著腥味,這一次小智的爛技術竟然可以把它烤得完美無缺入口即化。這美味還用說嗎?

當然,這六道小菜哪個是什麼部位,說真格的,因為我們實在是狼吞虎嚥,沒一個味道是印象深刻的。吃完只恨下午為什麼要在代官山吃這麼多蛋糕,要不是肚子塞滿蛋糕紅茶,應該把海報上四五十種內臟都來上一次的。

正在四處張望等著小光頭再上來點菜時,這聰明的年輕人就已經靠上來問我們是不是還要再續點。小智在啤酒牛肉下肚後已經是進入幸福的狀態,沒想清楚他問的日文是肯定還是否定句,就直接回了個hihihi,等他趕快再上些好貨。等了個十分鐘,連店長都看不下去就走上來問我們
『你們不點菜的話,那火爐就要拿走了喔~』
『什麼?哪個笨蛋不點菜?』小晴每當災難發生的時候,日文聽力特別靈光,馬上破口大罵小智。
小智則是大笑地跟店長解釋我們還要大吃一場,馬上,小光頭就又被店長叫回來點菜。這一次小晴不敢信任喝酒後小智的日文能力,自己就問起哪幾樣菜好吃,請小光頭再幫忙準備。小光頭用很複雜的日文問了我們食量後又捉了捉頭,笑著回到後頭、拿出了兩樣白色怪東西。別問我那是什麼,好吃的東西通常是不知道名字的。而因為這兩樣東西沒名字,那當然就是好吃。

而小智這時候也鼓起勇氣加點了『龜頭』。什麼,賣完了。那有什麼有趣的嗎?這是小晴一向的問法,也不管有趣是不是等於好吃。小光頭建議「那就來個 “Yang”(牛的骨髓) 吧」。一轉身向後頭廚房吆喝
「Yang(小智的姓)桑點了Yang~」,
廚房的工作人員馬上開心此起彼落的大喊「Hi, Yang先生點Yang~」,
一下子小店裏的人都笑了開來。小智一方面覺得很High, 一方面又怕等會兒這牛髓太High會直接飛過來。還好一會兒牛髓來得平平順順,我們也烤得開開心心。好吃。特別又好吃。


肉吃完,雖然似乎還不算很飽,不過環顧四周我們似乎已經是烤最多的情侶了。小智自作主張再叫個石鍋拌飯和杏仁豆腐,讓小光頭回收我們可愛的小火爐。石鍋拌飯很好吃,但是跟之前的牛肉比起來那當然就是完全沒得比。杏仁豆腐奶味很重,不過小晴看在今晚牛肉的美味上就不再挑剔。

在桌前幸福的發呆中,店長上來聊天問道為什麼我們會出現在這裏?可能是很少這麼像遊客的外國人會出現在這兒吧?當然小智捉到機會,將小晴上網搜尋功力大大地誇獎了一番。而店長也對我們這麼怪的情侶覺得很滿意,看來我們是已經通過店長對初次來的客人的測驗,下次應該有機會成為熟客吧?假如短期內還是會再來東京的話。


(別出心裁的廁所)


總的來說,好吃的不得了,而假如能進入狀況的話,更會讓人High到不行,直接把鈔票都換成牛肉上火爐。假如不是小晴要求的話,還真不想上網po文,讓這麼好的店塞滿遊客。
菜色:四.五顆星 氣氛:五顆星。



回索引
創作者介紹

馬鈴薯的amusement park。生活版。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小學生
  • 雖然愛吃,但我聞到(燒烤)煙味就會咳咳咳<br />
    暴咳到孟姜女出現<br />
    所以沒辦法去燒肉店哪<br />
    <br />
    對了,牛骨髓真的很讚<br />
    法國or義大利料理有牛骨髓清湯<br />
    非常好喝、但也不便宜<br />
  • dorechin
  • 我有很多N95,<br />
    小學生要不要來兩個^O^<br />
    <br />
    牛骨髓清湯裡也可以看到骨髓嗎?
  • 小學生
  • 別鬧了,戴N95怎麼吃東西阿?<br />
    <br />
    我是在我家附近的瑞華餐廳吃過<br />
    (已經粉久沒去了,因為要先訂位,有點"盧")<br />
    是把骨髓挖出來放在清湯裡面<br />
    骨髓只有一塊、大小約拇指食指圈起來再小一點
  • dorechin
  • 當然是烤好再把N95拿開吃啊…呵<br />
    <br />
    小學生是講南京東路那個瑞華嗎?<br />
  • 小學生
  • 答對了 <br />
    妳也去吃過阿?
  • dorechin
  • 沒耶<br />
    <br />
    感覺附近很難停車,於是就懶了…
  • 小學生
  • 嗯,除非運氣好<br />
    不然這附近只有付費停車場<br />
    還是坐捷運跟公車吧<br />
    <br />
    這邊還有一家泰國菜每天顧客都很多<br />
    因為它是"吃到飽"<br />
    所以食量不大、吃不回本的我從沒嘗試過啦
  • dorechin
  • 唉<br />
    台北停車真是大不易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