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形容「品悅糖」,無疑的,就是「夢幻」兩個字。

小薯一直以為,自己在電腦遊戲中精心創造的蛋糕屋,那有著碎白小花的桌巾、甜心形狀靠背的座椅、而一旁的燈罩透出粉紅色的光,以及如花燦爛般的蛋糕櫃,那個甜點店才真的稱得上夢幻。

然而,一如所有的完美事物,都只存在於書頁、彩色螢幕和閉上眼睛時。

直到,大薯提了兩盒蛋糕出現。
其中一個蛋糕盒,讓原本在車子裏昏昏欲睡的小薯,突然像拿到魔法道具般,變身成一見可愛東西就忍不住尖叫的少女。

話說某個悶熱的午後,開車兜風的馬鈴薯們突然想吃甜,而權充美食PDA的小薯,暈沈沈的腦袋,只記得一個簡單的地址。沒多久,在很難停車的信義路上,馬鈴薯們減速東張西望,後頭火氣很大的公車狂鳴喇叭,驚慌之中,小薯瞄見寫著La Douceur的文雅招牌。

那應該就是了吧!雖然沒有看到「品悅糖」三個字,但小薯很相信自己的直覺,天曉得小薯上輩子說不定是法國人,以至於潛意識中,「La Douceur=品悅糖」的答案閃閃發光。

不過,天下事事無絕對,而且外面的太陽有礙美女養成…『大薯,你先去幫我探探嘛』『啊?什麼?』

然後,十分鐘後,大薯回來,
『這是什麼啊!怎麼會這麼可愛!』小薯對著一個透明、可看到裡頭如珠寶般美麗的蛋糕的盒子,尖叫。 


『老闆娘說,這個要先吃』大薯又拿出另外一個盒子,打開,現出一個凜凜發光的千層派。

當小薯還在醉心珠寶盒蛋糕的美麗,大薯將一口千層派塞進小薯嘴裡。

突然,窗外炎熱的城市沙漠,變成覆雪的阿爾卑斯山,底下是芳草如茵的湖畔。
這是怎麼回事?
小薯想要脫口問大薯,但口中的酥脆奶油香的派皮,像時代廣場倒數到最後一秒那綵球一開,滿天滿地狂歡飛舞的紙片般,讓人無法張嘴。而不像千層派常見。的奶油,另有一種冰甜入心的餡料,在派皮脆片中顯得神祕,還有蘋果的清香滿盈。

『老闆娘很希望,我們能在店裡吃這個千層派,說外帶會影響它的美味』大薯在將千層派一掃而空時,終於有空開口說話,『而且老闆娘好溫柔可愛啊』大薯的語氣聽來很夢幻。

為了探究「品悅糖」千層派真正的美味、還有那個讓大薯念念不忘的笑容,我們六天後再次來到這間蛋糕店。

一進門,已經有不少人擠在櫃台買蛋糕,大部分還是男生。我們和另外兩組客人也在旁邊等候帶位。而大薯傳說中可愛的老闆娘,在櫃台後忙得不可開交,不斷晃動的身影,讓小薯看不清她的面貌,但輕柔的說笑聲,像剛烤好的海綿蛋糕飄出的甜甜香氣,讓大家忘了等候的煩躁。

往店裡看去,鮮豔的紅色和簡潔的白色,是時尚的基調。
牆壁上有簡單的幾何圖案,俐落的白色沙發底下透出燈光,緩緩流瀉在鉻灰色的桌腳間,而酒杯曲線般的紅色高靠背椅,覆裹絨毛的照明燈,是另一種嫵媚的可愛感。小薯喜歡這種夢幻。

大薯很興奮,指著最裡面那一套家庭劇院組,大電視、大喇叭、還有各種什麼機的,似是所有男人心目中完美的無敵鐵金剛組合;而左右兩旁巧妙地將廁所和廚房的門,隱藏成金屬鏡面的牆壁,把整個視聽設備烘托得更像精品一般。大薯陶醉這種夢幻。

小薯不禁偷偷修改起自己心中咖啡店的藍圖。 


(待續~下篇吃蛋糕)
創作者介紹

馬鈴薯的amusement park。生活版。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