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剝皮辣椒║
╚════╝

不知道曾幾何時,不喜歡吃辣的小薯,和吃辣如同吃瀉藥的大薯,開始愛上剝皮辣椒。

第一次去花蓮,馬鈴薯們對滿街的剝皮辣椒,只覺得嘴巴又燒又麻,強烈的反應,不下於看到酸梅或剛熬好的中藥。
於是,我們在路上看到鳳林的金品辣椒,就當它是某種地方特產的鱷魚肉、鴕鳥肉般,只是一種標記和符號,眼睛看到就好,不必下肚。

後來,馬鈴薯們和燒椒皮蛋展開一場愛戀。
在晶瑩黑透的皮蛋上,總半臥著幾根油滑又漂亮的紅色辣椒,很挑逗。而停留在舌頭上的香辣感,很特別。
問餐廳服務生說是哪一種辣椒,他慢條斯理吐出四個字:剝皮辣椒。
原來,脫了衣服以後的辣椒,姿色滋味是這麼動人。
(呃!怎麼覺得這段話很容易被當成情色內容搜尋到…)

於是,馬鈴薯們除了四處尋找好吃的皮蛋,一方面也開始注意美味的剝皮辣椒在何處。

搜尋的第一步,當然就是到孤狗大神的門口敲敲。
然後,「鳳林 金品醬園辣椒」的字眼不斷從網頁中跳出來,旁邊蹦蹦跳跳的還有「好吃」、「美味」幾個字。
而原來,剝皮辣椒特殊的風味,是辣椒經過油炸,褪去表皮和籽,再醃漬於醬油香油或茶油之中。脫胎換骨後的辣椒,不但爽脆,辣味也會變得溫柔香醇。

於是,常有人這麼形容,只要一兩根金品的剝皮辣椒,就可以配完整碗白飯。
馬鈴薯們看著這段描述,分泌出的口水也夠消化完一碗飯了。

正巧小薯爸爸到花蓮玩,不負所託,帶回來了一罐剝皮辣椒,
雖然不是小薯想要的金品,也算是一個開始。

之後,馬鈴薯們就常常拿這一罐剝皮辣椒當作練習,練習將自己的舌頭變成椒麻舌頭,練習如何當一隻噴火恐龍;
而一次一次,我們碗裏的辣椒越來越多,額頭上滴的汗也越來越少。
漸漸地,,在整個舌頭火辣的同時,我們居然可以分辨出,瀰漫在鼻腔和喉頭的甜味和清香。


是時候出發了。往最有名的金品剝皮辣椒的所在-花蓮,出發了。

從宜蘭開始,便可以陸續看到雜貨店或土產店,擺著一瓶瓶的金品辣椒。
不過,馬鈴薯們不受誘惑,依然很堅定地朝金品的總店前進,一個位於花蓮鳳林某公園停車場的地方。

『它的總店是攤販嗎?為什麼是在停車場?』大薯準備將地址輸入豆豆號的Nuvi時,滿臉疑惑。
『鳳林公路上有公園?這聽起來也好奇怪!』小薯也是大惑不解。

然而,Nuvi衛星導航上居然出現了這個地名。
『前面100公尺請左轉。』Nuvi的字正腔圓,猶如訓導處不容質疑的廣播聲。

當時,馬鈴薯們正開車上一座小橋。算算距離,要轉彎的位置,正好在橋中央。
我們很不肯定地減慢速度,後面的休旅車用喇叭狂罵著。
橋中央的分隔島,的確有一個缺口;也的確,我們看到對向車道的旁邊,有金品醬園的大招牌。
只是,缺口很小、對向來車又兇又猛,小薯一個尖叫、大薯一個緊張,錯過了﹗只好繼續開往下一個路口迴轉。

好不容易到達鳳林公路公園。
小小的公園,有幾棵老爺爺年紀的大樹,不知道有沒有人眷養的狗兒,懶洋洋在可能是停車場的碎石地上,打著滾。旁邊有一排土產店和小吃店,破舊的屋頂和簡陋的門窗,異常的安靜,實在很難分辨它們是否還活著,還是說像吸血鬼般,晚上才會生龍活虎。而旁邊的路橋,來往的車輛飛來飆去,頭也不回;揚起的煙塵,讓這個鳳林公路公園,更顯得落寞孤寂。

唯一有生氣的,就屬公園最角落的金品辣椒總店。
即使沒有明亮的店面,但地上東堆西砌的紙箱、桌上一疊一疊的訂貨單、和忙碌的電話聲,都在展現一種總店的氣勢。


老闆很熱情地請我們試吃各種辣椒和山豬皮,一邊和辣得滿臉紅的大薯閒聊著,
他聽說大薯是從新竹來的,還指著一張單子說:『科學園區的公司每個月都跟我們訂了好幾大箱喔』。
隨著越來越方便的網路和電話宅配,已經越來越少人會特地到這個小小的公園內的總店購買辣椒。之後馬鈴薯們陸續來過幾次,常常都是店裏唯一的客人。
這或許也能解釋,為何公園裡其他小吃店和商家越來越杳無人煙了。

接下來,介紹一下馬鈴薯們曾經買過金品的-

剝皮辣椒:基本款。有香油的香氣。
剝皮朝天椒:一小顆一小顆鮮紅的朝天椒,顏色美麗,不過辣度很驚人。輕輕舔一下,舌頭上就彷彿有燒不盡的野火。如果有演員需要臉紅脖子粗或痛苦飆淚的表情,表演前吃一口準沒錯。
茶油剝皮辣椒:浸過苦茶油的辣椒,據說能夠潤胃。小薯很喜歡用它來煮雞湯。
山豬皮:吃起來很像比較韌一點的海蜇皮。脆脆辣辣的,不但下飯,和紅酒也有一種奇異的搭調。
辣蘿蔔:只有一些微微的辣感,在醃蘿蔔的鹹味當中,產生畫龍點睛的開胃效果。


此外,花蓮很有名的德利豆干也有很不錯的剝皮辣椒。大小薯特別推薦德利豆干的茶油辣椒,裡頭另外加有大蒜、豆豉和蘿蔔乾等等,辣椒反而是配角。小薯家人都很喜歡舀一大匙到白飯上,鹹鹹香香的,讓人忍不住大口吃飯,而些微的火辣感,又讓人再忍不住挖一口飯。只要有這一罐茶油辣椒在桌上,其他的菜都只能坐冷板凳。


再提供一下剝皮辣椒雞的食譜,作法非常簡單:

雞肉(用雞腿部份比較好吃),先過一下熱水除去血水殘渣,然後放在鍋中,加水、幾片薑和蔥、再加一兩根剝皮辣椒,最重要的,要加幾匙剝皮辣椒的湯汁。等到煮好,再加一些鹽。完成。

以上的份量隨人拿捏。
小薯通常都是一小盅到電鍋裏去蒸。大約一碗的水,兩三片薑蔥、兩三塊雞腿肉,剝皮辣椒兩條再加上一匙半的湯汁。一盅湯和一碗白飯,完美的午餐。
後來發現,雞肉也可以換成牛肉或排骨。
如果是牛肉,可以多放一些薑絲;剝皮辣椒可以制伏牛肉的騷味和油膩感,轉化成非常鮮美的牛肉湯喔。 


礁溪老爺酒店的剝皮辣椒餅乾,令人意外的好吃﹗


金品剝皮辣椒:鳳林公路公園停車場 http://jinpin.ablaze.com.tw/product.php 
創作者介紹

馬鈴薯的amusement park。生活版。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艾小絲○
  • 呃啊<br />
    看到最後一句<br />
    令人扼腕啊!!!<br />
    我把那拿辣椒餅乾<br />
    丟給了別人orz
  • 艾小絲
  • 是那「盒」啦XD
  • angellayla
  • 「脫了衣服以後的辣椒,姿色滋味是這麼動人」 看到這句忍不住狂點頭XD<br />
    剝皮辣椒真的超好吃,我比較喜歡吃脆脆的那種,不敢嚐試的人就可以試試茶油辣椒,也很不錯吃~<br />
  • TAMACAT
  • 還有剝皮辣椒餅乾 @@
  • MIKU
  • 我也很愛剝皮辣椒煮的雞湯^O^~!<br />
    不過現在那個礁溪老爺酒店的餅乾更吸引我...
  • evon
  • 金品醬園辣椒 真的真的很好吃~<br />
    <br />
    evon
  • masako1008
  • 那個皮蛋和剝皮辣椒的組合真誘人,<br />
    喜愛剝皮辣椒的向日葵竟沒吃過。<br />
    而且居然還有剝皮辣椒餅乾?<br />
    哇~~對於美食真是太不靈通了。
  • takumi0913
  • 金品的剝皮辣椒真的很好吃<br />
    我家是剁碎拿來夾饅頭
  • 蛋治
  • 那一段, 大概真的會被情色搜尋到.<br />
    <br />
    想不到會有餅乾! 這讓我想起有認識的人, 愛吃辣吃到要在白飯裡拌入辣椒醬.<br />
    吃這麼多辣, 屁屁會痛...
  • ironictri
  • 這麼多罐剝皮辣椒,看得舌頭都辣了<br />
    燒椒皮蛋,聽起來很特別^^
  • aprillove
  • 我昨天剛吃<br />
    剝皮辣椒+皮蛋<br />
    好吃
  • 花子
  • 餅乾太不豪爽了<br />
    我喜歡直接來!<br />
    <br />
  • VickieH
  • 剝皮辣椒跟牛肉也是很搭的<br />
    鐵板燒裡薄薄的牛肉片將剝皮辣椒捲起來<br />
    那滋味....也是一整個讚!<br />
    <br />
    這家金品園先列入花蓮必去的名單裡 哈哈
  • marchbaby
  • 可惜我不太有辦法吃辣<br />
    只好與姿色誘人的脫衣辣椒告別先...:P
  • shirleyli
  • 剝皮辣椒~~真的未聽過<br />
    這裡盛產皮蛋真的好美<br />
    晶瑩剔透~<br />
    用來煮皮蛋粥更加捧
  • Rebecca
  • 那一堆辣椒看得我口水直流呀<br />
    剝皮辣椒餅乾?<br />
    好特別,好好奇吃起來會是什麼樣的口感
  • 疑惑者
  • 為想做剝皮辣椒雞,所以搜尋連結至此好站<br />
    想請問加入剝皮辣椒雞使用的是茶油還是香油的呢<br />
    謝謝:)
  • dorechin
  • 疑惑者:<br />
    <br />
    我通常都是用茶油的剝皮辣椒<br />
    這種天氣吃剝皮辣椒雞真的很不錯呢^^<br />
    <br />
    小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