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火鍋之旅】序

神田,是小薯耳熟能詳的地方。
『妳為什麼很熟?』
『因為我在這兒開過餐廳呀。』
『啊?!』
『夢幻西餐廳裡面,有提到神田是古書街,行人流量很多,對餐廳需求很高。』
『啊?!』大薯愣了一會兒,『妳說的是電腦遊戲「夢幻西餐廳」嗎?』
小薯興奮地,用力點點頭。

在神田車站中,大薯還東南西北搞不清楚方向時,小薯高分貝向大薯喊:『走那邊!走那邊!』

『妳怎麼知道?』

『我們要去西口商店街,我們要去西口商店街。』小薯看上頭有一個指示牌,上面有個箭頭。

既然小薯這麼肯定,既然小薯玩夢幻西餐廳對神田一定很熟,那就走吧!大薯想。

下班的人潮還未湧現,一條條小巷子中的飲食店和太陽下山的速度一致地,慢慢點起燈。大小薯轉個彎,來到一條商店街。

『接下來呢?』

『找一間藥局然後左轉。』

走了一會兒後,『沒有藥局呀?』大小薯越走越遠,來到像是住宅區的地方。

『妳到底是怎麼抄的地址?』大薯將小薯的行程表拿來,仔細審視。只見行程表上真有一段文字:神田駅・西口→西口商店街を直進→薬局(左手)の角を左に少し行くと、お店に到着!!

大薯忍不住一陣暈眩。大薯最恨這種看似說明一切,但百分之九十五的狀況下根本完全派不上用場的指示。大薯寧願一個字一個字抄下地址,也不願輕信『看到路口的7-11和藥燉排骨的攤販,右轉就到了。一棟巧克力色的大樓。』的描述。天曉得藥燉排骨的老闆今天會不會剛好沒有營業;天曉得在哪一條路上我們提早轉了彎,接下來東南西北全亂了套;天曉得夜幕低垂中,兩條路口外的大樓更接近指示中的巧克力顏色。

大薯拿出衛星導航,開始校對位置。找路這件事情,交給小薯實在錯誤的決策啊。

沒多久後,我們站在一間大廈前面,外牆上有一堆餐廳的名字,其中有我們最想看到的あんこう鍋「あじぐらなまこ屋」。走進大廈,和管理室的伯伯四目相對了一會兒,通過他雙眼偵測壞人的心電雷達後,他轉頭繼續看報紙,而我們走向大廈一樓的深處。

在一個應該是儲藏室的角落,我們發現了印有店名的燈籠,還有一條鋪著灰色石頭的小徑,通往一扇只有半身高的門。

這是什麼?
在新式的大廈之中,有一條從日式庭園裁剪來的小徑已經夠奇幻了,那扇門又是怎麼回事?某種入店的身高限制?
更令我們心慌的是,店裡燈光微弱,該不會是沒有營業吧?

大薯鼓起勇氣上前敲門,一個穿廚師服的年輕男子從矮門中鑽出來,微笑和大薯低語了幾句。

『他們下午五點才開門耶。』

『怎麼會?網路上的資料明明是下午四點呀?』小薯無辜地說。

『沒關係啦,反正時間也快到了,我們先到附近逛一逛。』大薯安慰小薯。

這樣說來,如果不是大薯接到那一通工作上的電話,因而在旅館逗留了半個多鐘頭的話,此刻神田車站的旁邊,一定有兩顆凍得硬邦邦的馬鈴薯。看來火鍋之神真的在眷顧我們。

接近傍晚五點的商店街,飲食店紛紛活了起來。烤鰻魚的濃冽香氣,油亮亮的煎餃樣品,超低價的迴轉壽司,都在磨練我們的味覺感官,逼出所有感官的潛能,有點像是針灸的通經活血;當我們走完一圈,我們的口水分泌、舌蕾的敏銳度、還有胃的吞納量,全都膨脹到星球要變成黑洞的那種邊緣。


於是準五點鐘,大小薯到了鮟鱇魚火鍋店,踏過假庭園的小白碎石,到了那扇半身門前。大小薯彎下了腰,鑽進了門,彷彿在向誰鞠躬屈腰;然後,我們看到一隻巨大的鮟鱇魚,掛在長吧台上。


吧台後一個穿著白色廚師圍裙的老人,笑臉盈盈看著我們;旁邊年輕的廚師異常忙碌,八爪章魚般,切東西煮東西拿盤子拿食材,還不時用精練的眼光觀察店內的動態。這間店不大,除了吧台的七八個座位,一間個室,還有一處擺放四個桌子的榻榻米席。唯一的歐巴桑服務生招呼我們在吧台坐下。

我們的位子顯然是臨時擠出來的,因為吧台上原本堆放一盤又一盤的小菜,以及一碗又一碗粉褐色的塊狀物,似乎是套餐中的菜色。而店家一口氣準備這麼多,可想見今天晚上會湧進多少預約的客人。

我們打開了菜單,照片上,老闆以達人之姿庖解一整隻吊鉤上的鮟鱇魚,大小薯抬頭看了看老闆,一樣的笑容,一樣光溜溜的鮟鱇魚,不過只可惜的,今天沒有解體秀,所以我們眼前這一隻鮟鱇魚只剩下皮相,像冷盤上擺出來好看的龍蝦頭。而小薯望向那隻的大鮟鱇魚,想著牠身體裏的魚肝會有多肥美,小薯心跳不禁加快起來。

大小薯點了鮟鱇魚的會席料理。


會席中的八寸,就是我們剛才看到一盤盤的小菜。共有烤海螺、漬昆布、味噌細蔥、鮭魚生魚片和滷菜等五品。並附上一杯燒酒。喝酒吃小菜,先讓肚子暖暖的。 


刺身的部分,自然是難得見的鮟鱇魚生魚片。雪瑩的魚肉,讓人完全聯想不到它原先兇惡的闊嘴流氓長相。肉質吃起來有些鬆軟,味道清淡,嚐不太出來如鮭魚生魚片般獨特的油脂甜味。 


而下一道鮟鱇魚肝上桌後,大小薯很快就明白,鮟鱇魚的魚肉為何缺少那種脂香,因為肥美的部份全讓魚肝給掠奪了。據說鮟鱇魚的肝,脂肪含量高達40%,有海中的鵝肝之稱,也是鮟鱇魚最教人魂牽夢縈的地方。

這道鮟鱇魚肝不太如想像中那種生煎鵝肝的滑嫩。似乎先煮過之後,搗碎,再壓成橢圓的形狀,近似鵝肝醬那種冷冷的口感。藉由我們舌頭上的溫度,它的冷漠慢慢被感化,逐漸地,比鵝肝有過之而無不及的美味,如脫韁野馬般湧出;那種感覺彷彿在吃很甜很甜的巨無霸冰淇淋聖代,焦糖和提拉米蘇口味,還有蓋得滿滿的的鮮奶油,你會忍不住一口接一口,讓味覺一次又一次接受重口味的衝擊,然後,你額頭的汗也會一滴接一滴流下來。

只能說,冬天的鮟鱇魚肝太過肥美,熱量太高,已經超過紅色警戒的標準。大小薯抵受不住,很沒用地暫時停下筷,喘口氣。 

待續~

創作者介紹

馬鈴薯的amusement park。生活版。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MMsBlog
  • 鮟鱇魚真的是一種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的魚..<br />
    <br />
    看起來很好吃ㄋ^^
  • 所以和人一樣<br />
    人不可貌相啊

    dorechin 於 2009/05/22 10:36 回覆

  • MIKU
  • 小薯形容得真好~~<br />
    彷彿能體會鮟鱇魚肝的美味...(吞口水)
  • 接下來還有主角鮟鱇魚火鍋喔^^

    dorechin 於 2009/05/22 10:37 回覆

  • LEEM
  • 怎麼可以停在這裏待續(指)?!!!<br />
    嗚嗚嗚~我還沒吃飽啊
  • 呵呵<br />
    上菜了上菜了

    dorechin 於 2009/05/22 10:38 回覆

  • joy4love
  • 鍋呢﹖鍋呢﹖鍋呢﹖﹖﹖﹖﹖<br />
    待續真的是我討厭的辭彙裡面頂尖討厭的了!!<br />
    人家要看鍋!
  • 沒辦法<br />
    待續是小薯的標記啊<br />
    哈哈哈

    dorechin 於 2009/05/22 10:39 回覆

  • 飛泥猫
  • 可惡,還要待續! (翻桌)<br />
    喔! 我也好想去日本吃鮟鱇魚鍋喔!
  • 接下來還有其他的鍋物喔<br />
    嘻嘻<br />
    (是有欠揍的樣子吧)

    dorechin 於 2009/05/22 10:48 回覆

  • VickieH
  • 啊)))光前菜就讓人口水流滿桌了<br />
    迫不及待看到火鍋上場啊~~
  • wenfa43
  • 安康魚<br />
    不就是長的很醜的燈籠魚嗎!<br />
    好吃嗎?會不會很貴啊!
  • shirleyli
  • 伴碟好有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