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薯做了一個奇特的夢。

夢裏,小薯和一群朋友參加了一個大旅行團,坐的好像是船,還是太空艦隊什麼的。總之我們到了一個很偏遠地方,一座不知道是大還是小的島,在島之外,感覺是浩瀚的大海,又似無垠漆黑的星空。而島上,很多大的工程正在進行,工作人員來來往往。

時間似乎過去一陣子,轉眼,小薯一群人正在某個建築物的大房間中等待餐廳準備豐盛的自助晚餐,氣氛很輕鬆,偶爾可以聽見建築外不小的風聲。這時,我們搭乘的艦隊的女指揮官,表情嚴肅將小薯拉到一旁談話。

她對小薯說,外面的天氣突然惡化,暴風雪正快速接近,情況嚴重到必須立刻進行撤離,外面那些工程人員都已經搭船離開,只剩下我們,但是船上已經沒有空間了,所以她必須放棄我們!

就在她說這些話的同時,她的屬下將各種豐盛的菜餚端入大房間中,龍蝦牛排義大利麵像是小山般放在加熱的銀盤上,大房間裏的人開心極了,紛紛排隊拿著盤子準備享用。而女指揮官一和小薯說完話,臉上很抱歉的轉頭離開,留下不知所措的小薯。

(也太不對勁了,一般夢境不是該像嗑藥一樣嗎?但這個夢也太有邏輯了吧!)

小薯就這麼呆望大房間中正享受自己人生最後一餐的人們,朋友還拿了乾淨的盤子給小薯,要小薯趕快去夾菜。然而小薯只聽到外面的風聲好像又更大了。

小薯一時千頭萬緒,先偷偷溜到門外,拿著手電筒將先搞清楚我們所在的這棟建築,安全性到底夠不夠,有沒有足夠的補給,而外面的情形有大概是怎麼樣。

這棟建築物不小,像是辦公大樓,但還沒有完全完工,許多地方連門窗都沒有,原本封住窗戶的塑膠袋,被啪啦啪啦吹翻;電線仍是完整,但不知道電源很能供應多久;而大門外,是一片荒蕪和黑暗,遠處還能看到一些工作站和怪手鷹架的燈光,但顯然是人去樓空了。

小薯心中閃過兩個選擇:

一,團結大家的力量,人多好分配工作,可以組個搜索隊去察看島上有無其他補給品和求生設備,或者輪流踩腳踏車發電什麼的。但這個選擇的缺點就是,人一多,食物消耗也快,也越快陷入絕境。

二,只讓小部分的人知道這件事,帶著現有的補給品躲在隱密的地方。這樣至少可以撐過一兩個月,等到救援的機率也會大增。

然後小薯醒了,在半夢半醒間,在原本只該考慮要不要起來上廁所的朦朧意識間,小薯腦袋裏飄來飄去的居然是「怎麼辦?該選擇一還是選擇二?!」

天啊,這問題也太難了吧!
對清醒的人來說可能都要傷透腦筋,更何況對一個睏得要死的人來說。

但小薯更想要吶喊的是,天啊,睡覺好好的幹嘛做一個這麼沈重的夢!而且還起承轉合樣樣不缺,充滿哲學和道德的兩難!

腦皮質不好好休息還在熬夜給我寫劇本,睡覺比不睡覺還累,小薯的頭髮不一下子掉光才怪。

不過如果小薯的腦皮質立志成為史蒂芬史匹柏,那小薯倒應該趕快請人發明紀錄夢境的機器,只要每次一醒來,一本劇本就完成躺在旁邊,那才真叫做躺著賺錢的奧義啊!!

話說回來,如果大家面臨夢中的困境又會如何抉擇呢?

創作者介紹

馬鈴薯的amusement park。生活版。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鮑伯婆
  • 先跟大家一起飽餐一頓,吃飽以再把剛剛知道的壞消息跟大家說,大家再一起想辦法!!
  • 我在想,我到時候會不會有勇氣說出口。。。

    dorechin 於 2009/08/04 11:39 回覆

  • Sunny
  • 可憐的孩子,睡個覺還那累(大笑)。
  • 多做幾次這樣的夢應該會神經衰弱吧
    呵呵

    dorechin 於 2009/08/05 11:0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