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來喝酒吧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個玻璃製品長相奇特,大約十幾公分的高度,握在手上沉甸甸的,丟出去打到人鐵定重傷。當然這個東西不是拿來這麼用的,七大武器之首有摺凳就夠了。

當中有看似酒杯的形狀,但答案就絕對不是酒杯這麼簡單,太侮辱大家的智商了。
雖然畫面中出現插座,但一切純屬巧合,而非暗示。所以不用懷疑,這東西並不會發光。
不過既然分類在"醉薯筆記"中,就表示這東西不是拿來搗米拍肉,或當成滑鼠,或拿來和外星人聯絡的。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上集神之雫的醒酒瓶Ⅰ提到︰
大薯鄭重宣布:『這個酒,它,一睡不醒啦!』
結論是,冰太久又開瓶太久的紅酒,是冥頑不靈的。

『哈哈!那現在怎麼辦?』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任何嗜好都會有自己的聖經。

學中菜要看傅培梅,想當偵探就唸福爾摩斯,打麻將萬萬不能錯過劉德華演的「嚦咕嚦咕新年財」,而「電車男」是所有宅男的重要收藏品。

馬鈴薯們的「醉薯筆記」中,想當然爾,遲早要提及「神之雫」這套轟動酒林、驚動萬教的葡萄酒漫畫,不然,不管我們再怎麼喝,還是會被視為菜鳥兩隻。

而聽說,「神之雫」成為日韓企業菁英必讀的書,是為了學習當中的專業精神,還是為了在應酬場合唬得對方目瞪口呆,馬鈴薯們不清楚。不過,如果企業精英的使命就是為公司賣出更多的東西,那他們的確該好好鑽研「神之雫」隱藏的巨大商機。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藍仙姑(BLUE NUN),大概是小薯唯一不用帶小抄、不用傷腦筋如何嚼舌發音,就可以在賣場向小姐指名買的酒。

而小薯一開始聽到這個名字,還以為是本地酒,直接聯想到的是何仙姑和藍采和,腦海出現的畫面是酒瓶上笑呵呵的八仙和飄著彩帶的仙女一起過海的圖案。

很難想像,藍仙姑來自德國。

後來看到藍仙姑的英文,BLUE NUN,好奇著為什麼不翻譯成「藍修女」。
歐洲不少修道院的修士和修女會釀製葡萄酒,所以修女和葡萄酒,該比仙姑和葡萄酒的關係來得順理成章。仙姑和蟠桃才是一掛吧!

第一次接觸藍仙姑的酒,是在朋友家。
朋友打開書櫃最下面一層,好幾罐奇異藍色的酒瓶,映著整個櫃子宛如通往夢奇地的入口。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小薯媽媽生日當天,小薯弟弟採辦了一桌子的好菜,
全是來自天母有名的溫德德式烘焙餐館,現點現作的料理,由小薯弟飛車載運回家。

小薯媽媽看著寶貝兒子帶回來的饗宴,笑得嘴角和瞇起來的眼角,全連成一線,
臉頰的肉被擠到兩旁,圓膨膨的,好像彌勒佛。

『哇,這麼多好料,應該開一罐酒來配啊。』已經送了禮物、就等著開飯的小薯說。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小薯開始有模有樣的品起酒來,除了因為已經快過那種喝醉可以看來嫵媚的年紀,也是因為一本書的啟蒙:韓良露的「微醺之戀─旅人與酒的相遇」。原來世界上有這麼多的酒,各有不同的味道、不同的個性和為喝酒的人創造不同感受的魔力。

決定了!我要按圖索驥,按照韓良露女士介紹的酒,一種一種喝下去。小薯心中的宏願。
這應該會比吃遍亞尼客每種蛋糕,和把太空戰士的每一代都打破關要來得容易吧!小薯盤算著。前者推新蛋糕的速度讓體重計難安,而後者打不完的怪物則讓手很酸。

打開書頁,看看。
第一章講的是,布根地酒。嗯〜太陌生。我們這種初學者,還是需要親切一點的啟蒙老師,免得太快被嚇跑。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非常慶幸自己開始寫醉薯筆記,不然就不會因為網友的推薦而認識MOSCATO d’ASTI這種酒款,一種甜美、快樂如茱兒芭莉摩在「我的失憶女友」的味道,金色微捲的長髮、豐腴紅撲撲的臉頰和讓烏雲散開的微笑。甜甜的酒香和調皮的小小氣泡,讓MOSCATO d’ASTI非常平易近人,至少在小薯家的餐桌上,諸如紅酒太澀、威士忌太烈或白酒太酸這樣的各執一詞,MOSCATO總是能讓大家非常愉快的喝下去,臉頰出現微紅。或許它讓小薯家人想起以往過年的時候,桌上的大魚大肉總教人想喝冰涼的汽水,這時,小薯爸爸就會拿出他預先買的萊茵香檳,一種不含酒精卻帶點酒味的甜汽水,倒進大家的玻璃杯當中,一起看著美麗的氣泡跳舞。 

MOSCATO是一種帶著玫瑰和水果香氣的葡萄品種,也有人稱它為麝香葡萄,雖然小薯不知道將葡萄和動物的分泌物聯想在一起合不合適。義大利人首先用這樣的葡萄來製作「微氣泡酒」,就如同字面上的意思,若說香檳的氣泡是盛大的話花火,那這種微氣泡酒就是夏天夜晚可愛的仙女棒。 


MOSCATO d’ASTI COCCHI 

ASTI是義大利一個產酒的地區,就是以這種微泡酒聞名世界。這瓶酒購於新竹遠百的Jason超市,當時還順便採買了晚餐想要搭配它,沒想到,它根本沒有機會見到大薯獨門的鐵板炒麵。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Chateau Malescasse Haut-Medoc 1976

小薯老媽看小薯開始學習品酒,忍不住去櫃子深處挖出這罐紅酒,看到年份,小薯差點以為是女兒紅,因為實在很接近小薯出生的年份。只是聽著小薯爸媽一直稱讚這酒的珍貴,說它有多老,小薯感慨不知自己是否也能那樣越陳越香。

入口的酒帶著微微的澀感,雖然散發水果發酵那樣強烈的香甜味,但木塞的味道也很重,不愧一樣是三十歲老的木塞。不過那種香甜氣味,不由得讓小薯想起自家釀的葡萄酒,以前爸媽喜歡釀水果酒,就是簡單丟進紅葡萄和白糖,然後封在不知哪裏出土的甕或罈中,等某個過年才打開,而打開的一瞬間,嫵媚的果香撲鼻,對我們小孩來說那是代表特別日子和被當成大人的味道。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常常想不透,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喜歡醉倒在紅酒白酒下,也很難明白,為什麼許多人可以在那樣的液體當中,品味出一個美好的世界。不過,如果一直不去弄明白,將來會不會後悔人生所能體會的美麗當中,我就是比別人少了一種選項。這個念頭讓我有些不服氣,或許是開始新嘗試的時候了。 


COMTE DE GIRAC 2006 
自從在北海道喝到當年份很好喝的白酒之後,小薯開始對不需要把瓶子放到堆滿灰塵的新酒產生了興趣,因為小薯家的紅酒多是爸爸的學生孝敬,動不動就是十幾二十年的陳年寶貝,每一次打開都得經過一番天人交戰,品嚐的時候還得虔誠恭敬小心翼翼,很累。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