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家有阿信 (3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小薯家也太大驚小怪,後來知道阿弟原來有高中學歷,會說英文本來就沒什麼。

不過呢,小薯家卻越來越覺得,阿弟的中文,或者應該說她對中文的理解程度,實在不像只接觸過三、四個月的新手。

『妳的意思是說,她以前可能來過台灣工作?』小薯媽偷偷問小薯。

『我在猜想啦!因為她懂的字彙真的很多,而妳不是也說她很好教,家事什麼的一下子就上手。』

阿弟做起家事真的乾淨俐落,效率又高。記得阿信剛來的時候,一方面害怕犯錯,一方面要消化很多新的作事方法和工具使用,所以工作的速度不快,一件事擠著一件事,讓小薯媽看得很著急。就好像擦桌子,抹布來來回回擦拭的速度,兩個人就是不一樣,雖然乾淨的程度差不多。另外,阿弟對工作內容的記憶也很快,該拿什麼該做什麼,不會零零落落,讓自己浪費很多時間瞎忙。光是這樣的小差別,就常常讓阿弟在以往阿信還在工作的時間便回房間休息。

『不過平心而論,阿信工作起來比較樂天知命,阿弟就是想趕快將工作作完。』小薯媽說。

這中間細微的差異,簡單的說,阿弟身上就是散發一種「資深員工」的氣息。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

阿弟,印尼人,1984年生,育有一女,是第一次來台灣。

以上,完全符合小薯家開給仲介公司的條件。年輕,有子女,是菜鳥。

小薯家當了三年的外傭雇主,很自然地釀出一種不一定經得起考驗的獨特心得和自信,認為只要有這三個條件,一定能夠找到有朝氣有體力,願意為子女吃苦耐勞,而且是心地單純的人,一如阿信那般。而對於我們提出的囉嗦條件,仲介公司不由得哀嚎了一聲。

符合條件的人選,真的不多。仲介公司傳真了幾張資料來,表示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

古代皇帝選妃,參考的是宮廷畫匠的妙筆丹青。而小薯媽手上的,是幾張因為透過傳真所以看來黑漆嘛嗚像七夜怪談的照片。於是我們只能根據資料上的身高體重,來拼湊對方的體型和氣力。一個150公分78公斤,一個體型一般但年齡快接近五十歲(看來是仲介公司暗示我們湊合著用),而最後一個165公分47公斤,似乎略瘦了些,不過由於照片上的身影太不清楚,反而有"暈染"的增胖效果。於是小薯媽御筆欽點,就是她了。

只不過,第一眼看到阿弟,小薯家實在很難相信她只有二十七八歲,也很難相信她會有47公斤!

她真的好瘦。那天她穿著一件墨綠色波希米亞風的針織長袖,和一條米白色的九分褲,外面正吹著徐徐涼風,只見她的衣袖褲管飄飄揚揚,彷彿裏面空蕩蕩的。她的臉頰更是削瘦,將眼睛和顴骨襯得突出,笑起來也不顯豐腴。再加上,她的眼神雖然很誠懇,但總有一股難以言喻的深沈,整個人完全不似二十七八歲的花樣年華。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和阿信離別的前一日,小薯跟大薯去了新竹。

是為了躲避傷感的場面,還是無情,小薯自己也不知道。當小薯準備出門,和阿信匆匆話別,希望她回去越南後,一定要和老公小孩過幸福的日子。阿信紅著眼眶點頭,而小薯卻一副冷靜的樣子,彷彿阿信只不過去去就回來,也彷彿阿信只不過是個認識兩三個月的客人。

在小薯坐進車子後,阿信忍不住衝上來抱著小薯,眼淚滴在小薯的脖子上,小薯笑笑說不要哭,然後揚長而去。

只不過,在開往新竹的高速公路上,小薯有點沈默,望著飛逝的路燈,小薯一直想起幾年前家裏養的狗兒,波利,一隻非常漂亮胖嘟嘟的牧羊犬,某天牠在牠最喜歡蜷睡的門口角落,靜靜悄悄去了天堂。當時小薯腦袋一片空白,看小薯爸摸摸牠發硬的身軀,抱著牠葬在梅花樹下,小薯沒有哽咽,眼睛發乾,應該湧上來和波利的一切過往,也被擋在某個地方。直到夜深人靜躺在床上,那些被擋住的衝出來往心裏撞,小薯開始大哭。

在這樣的情緒中,小薯回憶過去三年和阿信相處的時間,快樂的,交心的,困惑的,摩擦的,許多許多;而這幾個月,更是因為回不回家這件事搞得大家煩躁,於是不滿、眼淚和傷心也多了許多。但,一切仍然太不真實,好像才煩惱要如何和一個陌生人共渡三年,卻轉眼已經共同生活那麼久時間。

和阿信感情是在的,離別的感覺卻不真實。

三天後小薯從新竹回來,心中還有那麼一點期待,出來應門的會不會還是笑臉迎人的阿信呢?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辦桌?是請客喝喜酒的那一種嗎?』小薯問。

 

『對呀,對呀。』

 

『花了60,000塊的意思是什麼?』

 

『就是要買碗盤,桌椅,棚架那些東西。他和另外一個人各出六萬。』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認識阿信三年,阿信一直對存不了錢這件事很焦慮,現在最重要的收入即將沒有了,卻一點緊張感都沒有。而且接下來一兩個禮拜,小薯每每問她,老公在河內的工作已經確定了嗎,她仍是搖搖頭,嗅不出一點憂慮,照理說,一個月後他們家就要完全失去經濟來源了,總是該煩惱兩下吧?!難不成是中樂透了嗎?!

 

等等,小薯記得阿信以前常常提起,滿三年回家的時候,仲介公司會還給她一筆類似保證金的款項,而且在小薯媽的爭取之下,公司也答應還阿信一萬元多溢收的費用,再加上阿信本身這幾個月的薪水,算一算可以帶將近十五萬台幣凱旋歸國。即便對我們來說,一口氣懷裡揣個十五萬也會讓全身雞皮疙瘩蹦蹦跳,更別說阿信以前過的是一年約一萬台幣收入的生活,現在她一下子抱了15年的生活費回家,那和中樂透有什麼差別!而又有多少樂透得主會不立馬辭掉工作的!

 

原來是這樣啊。

 

小薯以這樣的角度去探詢,果然,阿信的心意漸漸露白,對於這一大筆錢足以讓她休息享福一陣子飄飄然不已;再加上她老公最近作的副業都賺了些錢(詳情請見),讓原本不太信任老公做生意的阿信,也被老公說服辭去工作回家兩人一起做小生意。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就在雇傭契約期限滿三年之際,阿信突然和我們大家說,她可能不來台灣工作了。

 

一時之間,我們都傻了。

 

話說三個月前,仲介公司打電話給小薯媽,提醒小薯媽關於契約到期的問題,要確定是否續聘阿信,又阿信願不願意繼續工作。對阿信來說,因為目前政府不再引進新的越傭,所以除非我們續聘,不然阿信便無法再來台灣。

 

當時小薯媽信心滿滿向仲介公司說一切沒問題,因為阿信早已和小薯家表示不下n次,說這兒工作很棒,賺錢很多,拜託我們一定要讓她再來工作。這次,阿信也同樣熱烈回應小薯媽,小薯媽寬心之餘,順帶問了一個比較實際面的問題:『阿信希望回家休息幾天?』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照片中,阿信的老公穿著一件鬆垮垮的白色襯衫,一件鬆垮垮的長褲,腰間的皮帶比較像是綁麵粉袋的繩子,努力將褲子牢牢固定在主人身上。阿信的老公,看起來像是營養不良版的古天樂,但眉宇之間掩不住好爸爸好丈夫的英氣。

『不過,他的命不好。』阿信言語間不時透露如此的感嘆,當然同樣的感嘆也少不了她自己當主角,『阿信的命,不好。』這一句話也很常聽到。

原本阿信的老公是軍人的儲備幹部,和台灣早期一樣,凡是政戰系統出身的,將來的職位薪水都能獲得政府一定的保障。據說當時阿信的老公頗受長官賞識,前途一片光明,而阿信也滿心歡喜期待住大房子、餐餐吃肉的好日子到來。然而,此時卻被父親叫回家。

『叫回家做什麼?』小薯好奇問。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在阿信的家鄉,請客是一種全民運動。結婚要請客,辦喪事要請客,祭祖要請客,拜神要請客,就連阿信這樣到國外幫傭的人,即使回家渡個十來天的假,都要被當成凱旋歸國、光榮返鄉來大宴賓客。

總之一年到頭,場子多到,好像大家輪流在開人民公社,輪流開伙餵飽其他人。

而根據那邊的行情,請客的規模通常是30到50個人,花費6,000到10,000台幣左右,至於吃拜拜包的禮金是100元,喝喜酒的禮金約200元。

然而當地的平均月收入,只有6,000元台幣上下。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小薯,小薯,妳的眼睛上面長了一個白白的東西耶!』阿信提高音調,彷彿有什麼妖怪正要從小薯的臉上誕生。

『哦,』小薯很鎮定,『先拿衛生紙擦擦看。』

過了一會兒,『結果怎麼樣?』小薯睜開眼晴問。

阿信裝可愛地笑了笑,『嗯,不見了。』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除了一些生活上的基本禮儀,小薯也堅持阿信要養成打招呼問候的好習慣。

早安晚安聽起來很平常、沒什麼了不起,但小薯始終認為,雖然小薯家和阿信都是好相處的人,不過存在我們之間那團陌生感,還是得靠很多情感的交流才能漸漸消弭。我想,許多人際關係也是如此。

打招呼,某種程度上,代表了「我不是將你當作空氣,或廢氣」的示好。
打招呼當然可以用微笑來代替。然而,微笑這檔事,比較被動,比較消極,倘若時機不對,一恍神,或打個哈欠,很容易就錯過;一旦錯失良機,微笑可能逐漸可有可無,最後,變成相視無言,唯有默默走開。那種氣氛,光用想的,就覺得好冷好冷。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小薯一直以為,以前在國學常識上唸到的那些「灑掃應對進退之節,愛親敬長隆師親友之道」,早隨著聯考完,課本被秤斤論兩賣掉之後,就像頭皮屑般掉離小薯的腦袋。

沒想到,阿信出現後,這些「老套」居然又出現在小薯的腦袋裏。

記得阿信剛到小薯家,阿信的姑姑,阿良,立刻從鄰居家飛奔而來看阿信。兩個遠離家鄉的女人,一見面,抱在一起又叫又跳,好不高興。只是,當大家準備坐下來好好自我介紹時,阿良一個箭步,在小薯爸媽還沒就坐之前,一屁股坐到椅子上。

嗯?!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旅遊頻道的美食節目,常常可以看到介紹越南的各種美味小吃。

一日,小薯看到其中一個美食節目,主持人到了越南,並受邀到一位越南女性家中作客。嫻雅的越南小姐向主持人示範,如何才能做出道地的越南式辣椒沾醬。據她說,這種清爽的辣椒沾醬,是越南餐桌上必備的調味料,也是每個越南女人都必須習會的手藝,並且將這樣的家傳味道,再帶入夫家,成為一種美味基因的傳遞。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家有阿信(23)-阿信打電話Ⅰ

於是,阿信展開了她與手機的生活。每個月,她向小薯媽支領一千元的現金,向阿良買五張電話卡,就是那種小民營業者發行的電話卡,品質不太穩定、還要撥一大堆號碼才接得通。

或許有人問,為什麼不用中華電信或台灣大哥大的預付卡呢?

答案,就連當初我們聽聞也嚇一大跳,原來從台灣打電話到越南,一分鐘要33元上下!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對阿信來說,每個月最重要、最不能出差錯的大事,就是買電話卡。
領薪水排在第三。第二名則是,今天連續劇女主角會不會賞那個狐狸精一巴掌。

阿信的薪水一向都是累積幾個月之後,一口氣匯回越南。所以,薪水只是帳面上的數字,看不見,也捧不到,唯一有真實感的時候,是電話那頭的老公和小孩高興的聲音,因為收到阿信的薪水,大家因此能夠加菜、能夠買新衣服,能夠買書。

電話那頭的聲音,是支持阿信來這個奇怪的世界的唯一理由。所以,打電話,當然是她最最在乎的事。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以下文章內容與乖乖等零食無關,請有心理準備~)

『咦?阿信,那是什麼聲音?』小薯問。

阿信剛剛幫忙打開書房的冷氣,劈劈趴趴的一陣怪聲傳來,活似以前數學老師揍我們的聲音,當時老師最愛和我們玩「少一分打一下」的遊戲。

阿信湊近冷氣,東瞅西瞧,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裏。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家有阿信(21)-回家度假的插曲Ⅰ

上飛機的那一天,阿信雀躍如小鳥般,在家門跟大家揮手說再見。然後搭乘仲介公司派來的接送車,前往機場。

之後的遭遇,阿信度假回來後,向我們娓娓道來。

那天到了機場後,由另一個仲介公司的人接手,當天還有其他三、四個越傭也要回越南。而仲介公司的人,先要阿信她們把行李放在航空公司的櫃台前,然後帶她們到離櫃台有好一段距離的偏僻處,要她們不要亂跑,在那裏等著。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上回說到阿信回家度假 ,其實在出發前,還發生了一個小插曲。

兩年沒有回家,阿信當然熱血到最高點,每天整理行李到半夜。

想要帶回家的東西很多,包括大家送她的許多漂亮衣服,可以讓阿信的老公小孩不用再穿縫縫補補不知幾年的衣服。另外小薯也送出自己收藏的娃娃、漂亮色紙和筆記本,給她乖巧又努力讀書的小孩。而小薯媽還特別到菜市場幫她買的香腸、肉鬆、維他命、以及她小孩引領期盼的餅乾糖果;甚至,小薯媽還帶了阿信去家樂福,買了阿信一直非常想要的大同電鍋。

沒錯,我們的大同電鍋已經聲名赫赫,知名度直追F4。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度假?!
當阿信開始試探讓她回家度假的可能性時,我們反應不過來。

一方面,我們不知不覺地對阿信依賴日深,一旦她回家度假,小薯家難免一陣兵荒馬亂。
一方面,回越南的機票她要自己負擔,相對於她的薪水,可是一筆不小的開銷。

仲介公司曾經說過,外傭待滿兩年後,可以享有14天的假期,如果選擇放棄休假,就能領一天500元的加班費。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家有阿信(19)-廚房的生死存亡Ⅰ

小薯原先期待,阿信年輕記性體力好,應該可以幫小薯媽媽記住冰箱還有什麼剩菜、還有什麼食材被遺忘;加上阿信應該足以支援小薯媽媽老化的味覺,可以好好把關菜餚的濃鹹甜淡。

但,這一切為什麼沒有發生呢?

於是,小薯經過多方查訪、集合各個重要証人的說詞,得到了一個初步、又極其可怕的結論:阿信正在蛻變成另外一個小薯媽媽!以她獨特的模式!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要說到小薯家廚房的三角戰爭,要先說明小薯媽媽、阿信和小薯所扮演的角色。

如果以專業廚房的術語來說,
小薯媽媽是行政主廚兼大廚,呈現半退休狀態。
阿信是二廚,牆頭草兩邊倒。
小薯則是美食評論家,惹人厭、卻志在維護食物的尊嚴。
另一個隱藏的角色是冰箱,扮演佞臣。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