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大薯著)

晚秋的晚上八點,寒流帶來的小雨飄落在整條亮著燈的高速公路上。大薯駕著黑鮪魚迴游北上,沿路塞車中。

電話中的小薯:『‥說到孫小姐,剛才我看到陶晶瑩和達爾文在廣播上因為進化論吵起來,最後陶晶瑩還氣到摔杯子‥』

『嗯?』大薯雖然對最近爆紅的孫小姐很感興趣。不過這和達爾文有什麼關係?『小薯妳在說什麼?』

『就是有個叫做達爾文的人call-in到電台,然後堅持說男人根據進化論跟公鳥一樣應該可以外遇的事嘛。』

『喔~ 假如他同意他老婆也可以這樣做就算了。』大薯盯著前方的車燈,隨意回應了一下。『還有呢?』

『這個我用說的說不清楚。到台北之後我們再一起聽他們在說什麼。』

原來是有個不識時務的達爾文先生打電話進小陶主持的節目。節目裏正聊到吳委員和孫老師的機密外遇,這位達爾文先生就很正經的由進化論的角度,認為有錢的男人本該就有權來個澤被四方,射後不理。『要不然為什麼母鳥都要選最強壯最好看的公鳥交配?在現在有錢的男人就跟強壯的公鳥一樣,根據進化論就應該和很多母鳥交配嘛。』







陶小姐一開始風度很好。接下來漸漸忍不住情緒,變得有點氣憤地跟達爾文說:假如我們女人也跟你說的一樣,不只吃麥當勞,偶爾也要吃肯德雞和其他速食,那你也會同意這種情形嗎?進化論是幾百年前的東西不適用啦。

小薯轉頭問道:『大薯她跟你說的一樣耶。』

『呃‥』

因為某種特殊的原因,有一段時間大薯思考過進化論的意義。現在要這麼簡單地用一兩句話就回答這個問題,委實不容易。

『小薯妳是真的想要聽嗎?』大薯要再確認一下,避免說了十分鐘之後才發現小薯已經化成冬眠的熊。

『嗯!』剛吃完晚餐的小薯,還不想睡。

『進化論應該是沒錯的。物競天擇,不適者淘汰。不過這個是就基因的演化而言。』

『嗯?』

『我們每個人都是基因的載體。下一代的基因,透過父母基因的重組而改變、被環境選擇。然後再產生被選擇後的更下一代基因。能夠存活下來的當然就是那些在交配時選擇比較強壯,或者像call-in裏面達爾文說的,比較有錢的基因。』

大薯停了一下,繼續說道:『所以基本上達爾文說的是對的。雄性本來就該盡量把握交配的機會,基因才有留下來的機會;而雌性本來就應該選擇最強壯、對下一代最好的對象。不過重點是:這個還是就基因來說。』

『到底什麼是就基因來說?』小薯對大薯強調了兩次的這句話,覺得有點不解。

『就是,到底我們是不是只有基因的存續、好壞是重要的這個問題。我是認為,我們跟實驗室的老鼠不同。一方面人類已經在演化過程中有些行為已經超越了基因的限制。基因雖然還是會決定某些人有著某些病痛,外表的英俊美醜。但是人類的家庭、教育、文化起著更大的作用,超越了基因帶來的限制。

每次大薯只要思索到這裏,就覺得有點感動。像是黑夜將盡,地平線上亮起淡淡晨曦。

『假如我們還是受著基因的限制,雌性會選擇最美最強壯的去交配,產生基因上最優的下一代。自然群體中最美最強壯的雄性會有最多交配的機會。

不過問題是對人類來說;一個在幸福家庭中成長、受到良好教育的小孩;和另一個成長環境不好的小孩比較,那一個在社會競爭上會有比較好的機會?即使兩個小孩有著基因導致的略微差異,比較容易生病。我想有人能悉心照顧應該能彌補過來。 就像霍金教授就算是生病,也無礙於他在物理學上的成就。』

『假如女人真的在選擇有錢的男性交配之後,有機會生下比較有錢的基因後代。這個是說假如有這樣的基因的話啦‥』大薯笑了笑,繼續說道:『我認為這就是忽略養育和教育對一個人的重要性。單憑一次交配的基因差異就會讓一個人變得比較會賺錢嗎?除非是爭遺產的時候要去驗基因啦。』

小薯側著頭想了想,問道:『你的意思是:因為養育比生育重要。所以人不能跟動物一樣四處交配?』小薯想到這裏有點竊喜,找到一個大薯不能外遇的理由啦。

『‥算是吧‥當然沒有這麼單純就是。簡單的說,就是基因的進化沒有這麼快和準確。單是要種出比較甜的玉米就要幾十代的繁衍,中間還不知道要淘汰多少失敗的才能選出一個。我就不相信大家喜歡這樣的演化方式。』

『那大薯你是說:你和林志玲生下來的小孩不會又聰明又美麗嗎?』小薯對大薯的夢中情人很在意,一定要確定大薯的想法。

『這個應該是這麼說啦。有一次愛因斯坦遇到一個美女。美女開玩笑說:「我們兩個生下來的小孩會著有你的大腦和我的外表。」愛因斯坦看著她,很誠懇的說:「我的女士,我耽心的是他會有你的大腦,和我的外表。」重點是基因的選擇不是這麼聰明的啦~ 而假如要追求到林志玲會讓我破產的話,不如這一筆錢留下來讓女兒去整型比較有效率。』大薯在這個時候要跟志玲劃清關係。

『喔。』小薯有點懂了。

大薯繼續說道:『但是,更重要的是;即使是基因在長期上會帶來人們在演化上的個體差異。我是覺得人類在文化、藝術和科學已經產生出更重要的,超越人類個體的精神存在。

就像是說,即使孔子的形體已經過世了上千年,我覺得他還是用文字和思想的方式存在著,甚至持續地在影響更多人。我覺得這樣的精神存在和影響力,對人類整體的重要性早已遠遠超越個體基因的存續。

我不會否定基因影響著一些事。也許再過幾百年人類會因為基因演化,滿路上都是帥哥美女,個個都是高智商動物。但是我覺得這個還只是著重在個體上的物質改良,忘記了人還有這樣的精神存在。

『天不生仲尼 萬古如長夜。』

小薯跟著唸了兩句,眼眶有點濕潤。

大薯結論道:『所以達爾文說的沒錯,陶晶瑩說的也沒錯。只不過人可以用更高貴的方法來思考這個題目,而不是在爭論是男人的精子要灑滿地,還是女人要不要跟著做的問題。對人類來說除了精子卵子結合之外,應該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至於說到一夫一妻,小薯你真的還有興趣要聽嗎?』

『等下一篇好了。大薯你先把這些寫下來流傳後代。』



創作者介紹

馬鈴薯的amusement park。生活版。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homaster
  • 哈,這篇真精闢^^

    好幫手
  • 感謝喔

    dorechin 於 2009/11/25 10:12 回覆

  • 爐主
  • 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只是確保精子不混淆的一種方式。

  • 大薯看起來對一夫一妻制有很多不吐不快的
    說不定你們英雄所見略同^^

    dorechin 於 2009/11/25 10:18 回覆

  • 豬豬
  • 大薯真是個有智慧的男人~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