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阿信離別的前一日,小薯跟大薯去了新竹。

是為了躲避傷感的場面,還是無情,小薯自己也不知道。當小薯準備出門,和阿信匆匆話別,希望她回去越南後,一定要和老公小孩過幸福的日子。阿信紅著眼眶點頭,而小薯卻一副冷靜的樣子,彷彿阿信只不過去去就回來,也彷彿阿信只不過是個認識兩三個月的客人。

在小薯坐進車子後,阿信忍不住衝上來抱著小薯,眼淚滴在小薯的脖子上,小薯笑笑說不要哭,然後揚長而去。

只不過,在開往新竹的高速公路上,小薯有點沈默,望著飛逝的路燈,小薯一直想起幾年前家裏養的狗兒,波利,一隻非常漂亮胖嘟嘟的牧羊犬,某天牠在牠最喜歡蜷睡的門口角落,靜靜悄悄去了天堂。當時小薯腦袋一片空白,看小薯爸摸摸牠發硬的身軀,抱著牠葬在梅花樹下,小薯沒有哽咽,眼睛發乾,應該湧上來和波利的一切過往,也被擋在某個地方。直到夜深人靜躺在床上,那些被擋住的衝出來往心裏撞,小薯開始大哭。

在這樣的情緒中,小薯回憶過去三年和阿信相處的時間,快樂的,交心的,困惑的,摩擦的,許多許多;而這幾個月,更是因為回不回家這件事搞得大家煩躁,於是不滿、眼淚和傷心也多了許多。但,一切仍然太不真實,好像才煩惱要如何和一個陌生人共渡三年,卻轉眼已經共同生活那麼久時間。

和阿信感情是在的,離別的感覺卻不真實。

三天後小薯從新竹回來,心中還有那麼一點期待,出來應門的會不會還是笑臉迎人的阿信呢?

然後,小薯見到了阿弟。

阿信真的離開了。

第一眼見到阿弟,小薯還在與阿信離別的情緒中,所以總覺得她的身邊隱隱約約有阿信的影子。(第一次看「家有阿信」系列的人請別害怕,這不是靈異故事喔。阿信是來小薯家的越南幫傭,人好好的沒事,只是回越南了。)

阿弟,是印尼人,比阿信來得黑,來得高,來得瘦。在小薯家胖了10公斤的阿信,臉頰紅紅像麵包超人,阿弟削瘦的臉頰則讓顴骨彷彿望夫岩般突出。阿弟的牙齒又白又亮,但阿信的笑容比較燦爛。兩個人的睫毛同樣很長,而睫毛下的眼神,阿信的活潑,阿弟的沉穩……

雖然知道這樣的比較,是沒有意義也不健康的,不過小薯就是忍不住。

也還好,小薯雖稱不上閱歷豐富,但也算是有些小小人生經歷,很快就看開這件事。過去種種已成昨日黃花,如果一直抱著過去就看不到未來。再怎麼捨不得過往時光,「阿弟新紀元」也以擋不住的速度在一步一步展開,不趕緊跟上去,留在原地徒呼負負也改變不了什麼。

好,就讓我們重新來認識阿弟。

阿弟,印尼人,1984年生,育有一女,是第一次來台灣。

以上,完全符合小薯家開給仲介公司的條件。年輕,有子女,是菜鳥。

小薯家當了三年的外傭雇主,很自然地釀出一種不一定經得起考驗的獨特心得和自信,認為只要有這三個條件,一定能夠找到有朝氣有體力,願意為子女吃苦耐勞,而且是心地單純的人,一如阿信那般。而對於我們提出的囉嗦條件,仲介公司不由得哀嚎了一聲。

符合條件的人選,真的不多。仲介公司傳真了幾張資料來,表示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

古代皇帝選妃,參考的是宮廷畫匠的妙筆丹青。而小薯媽手上的,是幾張因為透過傳真所以看來黑漆嘛嗚像七夜怪談的照片。於是我們只能根據資料上的身高體重,來拼湊對方的體型和氣力。一個150公分78公斤,一個體型一般但年齡快接近五十歲(看來是仲介公司暗示我們湊合著用),而最後一個165公分47公斤,似乎略瘦了些,不過由於照片上的身影太不清楚,反而有"暈染"的增胖效果。於是小薯媽御筆欽點,就是她了。

只不過,第一眼看到阿弟,小薯家實在很難相信她只有二十七八歲,也很難相信她會有47公斤!

(續)

創作者介紹

馬鈴薯的amusement park。生活版。

dore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長工~~
  • 阿弟ㄚ~~是男的還是女的ㄚ~~
    這次應該變(家有阿弟ㄚ~~~)了吧.....
  • 所以說可能內有玄機呀
    嘻嘻

    dorechin 於 2010/04/27 10:42 回覆

  • Mamie
  • 厚~~有玄機嘛?
    我就說這篇文章跟上次那篇”結局?”的伏筆感覺接不上啊(而且還叫做番外篇)...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